未满十二岁的少女

勤俭节约的恋爱日常


23.

易祁发觉出不对劲的时候,大概就是柳穆清第n次跑来跟尚阳探讨学习,第n次小组上山观察花草牵着尚阳说怕他摔了,第n次让尚阳教他做题的时候虚虚环着尚阳,这些都不是重点,而是一次尚阳对柳穆清笑了一下,就是那种跟花卷一样的笑容,眼睛亮亮的。

易祁感觉很烦躁,由衷的烦躁,特别是柳穆清靠近尚阳的时候,他就想一把把尚阳扯回来藏起来,柳穆清又来了,唉烦躁。

柳穆清来问尚阳问题,易祁在旁边,眼睛一个劲余光散发,快成斜视了。表面风平浪静,心里一个劲嘀咕“为什么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会?为什么整天问题那么多?为什么光问尚阳不问别人?为什么问个问题要靠那么近?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?”又靠过去了了!!

“咳咳,我好累啊,我想睡了”易祁为了逼真顺带还打了个哈欠,尚阳看了看易祁,不好意思的对柳穆清说“那我们今天找到这儿吧!”

柳穆清一脸不乐意“可这个题还没说完呢”易祁内心无数白眼飘过。
柳穆清似乎想到了什么“这样好了,你去我房间给我说,又不打扰到你朋友,又可以好好探讨怎么样?”尚阳想了想似乎觉得可以接受,点了点头“嗯,也行”

正准备收拾一下,刚站起来易祁一把抓住尚阳“啊…尚阳我头疼”尚阳一听赶紧放下书摸摸他的脑袋“你怎么了?是不是感冒了?”
“啊…?噢对对我感冒了咳咳咳”

尚阳最后还是没去,留下来照顾“病人”了,柳穆清气呼呼的走了,临走时和易祁俩人互送了对方一大个白眼儿。

评论

热度(1)